麻辣宽粉

重度甜食患者

德云社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371-380)

#ooc私设慎
#戳雷点不负责
#禁止上升蒸煮
拖了这么多天臣妾该死,不许取关,取关就撒泼
————————————————————————————————————————————————————————————
371

张云雷最近爱上了植物大战僵尸这游戏,没有演出的时候猫在后台拿着手机在那里玩,偏偏我们小张老师还没有什么游戏天赋,经常被僵尸吃掉。

372

玩了几次连续的输,一生气把手机摔掉了地上,摔了之后赶紧又捡起来,心疼的不得了,毕竟人家是新买的手机啊,我们把钱当命的小张老师心疼坏了,一生气就开始折腾杨九郎。

373

给杨九郎折腾的没招了拿钱又给他买了个一模一样的,骗他说是商场搞活动抽的一等奖,张云雷这才开心了不少,杨九郎也算松了口气。

374

啥?为啥不告诉他是新买的?那要是告诉张云雷新给他买了个xs花了一万二,张云雷不更得心疼啊。

375

孟鹤堂休假的时候回东北老家了,看见了自己亲戚家的小孩儿,稀罕的不得了,结果人家小孩儿张嘴就扎了我们堂主的心“孟舅舅你怎么胖啦”

376

孟鹤堂当时好像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回了北京饭也不吃了,饮料也不喝了,天天跟着烧饼跑健身房,一泡就是一小天。周九良没招没招的,只能天天陪着人家。

377

看着自家先生累的要死周九良也心疼啊,天天变着法的给做好吃的,终于也算有点结果,不是那么明显的瘦下来一点,周九良一个劲的夸“先生瘦了,真瘦了,瘦那么多,可不能再继续了,再继续可就营养不良了”没招,自家角儿自己宠呗。

378

阎鹤祥最近严重怀疑郭麒麟是中国传媒戏精大学毕业的,话怎么这么说呢,因为郭麒麟实在是太能演了。前儿姆们少爷重感冒,吵着闹着要吃麻小,本来就嗓子疼,还非要吃。

379

阎鹤祥不给买,这就完咯,躺在床上一副人生无可恋的样子嘀咕:“阎鹤祥你个大猪蹄子,你也不爱我了,我要个麻小都不给吃了,行了,我知道了,明儿我就打包回我爸那里”给阎鹤祥心疼的不行,买了一斤麻小,结果感冒更严重了。

380

阎鹤祥:少爷,您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郭麒麟:我瞒你什么了?

阎鹤祥:你初中辍学是不是假的啊,你去读中国传媒戏精大学了吧

郭麒麟:猪蹄子,给老子滚!

TBC.

王老师完全odk

写小说的王伟应:

(扯着嗓子喊)走过的路过的不要错过啊!!!
都来看一看啊!!!

德云社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361-370)

ooc私设慎入
戳雷点不负责
禁上升
——————————————————————————————————————————————
361

济南场在优酷也播出了,杨九郎闲的无聊又欣赏了一遍,演出的时候没注意,再看重播的时候气的不行。

362

小妖精现场撩人就算了,还满嘴冒骚话,真是欠……嗯…欠!还搞学问,还说粉丝是学问,真是了不得。

363

晚上回家的小张老师迷之被拉进了卧室,迷之被扒光了酱酱酿酿,直到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小张老师才隐隐约约的听见杨九郎叨咕一句“让你搞学问,搞哭你”

364

孟鹤堂从朋友家抱回来一只小金毛崽儿,稀罕的不行然后扔给周九良养着,周九良忙的不行还得腾出时间伺候这么个小祖宗。

365

后来周九良一直和孟鹤堂商量着把狗送人,送给一直有功夫养它的人,能把它伺候的更好的人,后来孟鹤堂眼泪巴插的同意把狗送走。

366

在那之后孟鹤堂一直没搭理周九良,整整一周,直到周九良同意孟鹤堂每周可以去看看小金毛,孟鹤堂才勉强出声理理他。

367

郭麒麟总是在做梦的时候一脚把阎鹤祥踹到地上,也不知道是做了啥梦,反正第二天醒了都是一脸幽怨的看着阎鹤祥,看的阎鹤祥胆突的。

368

后来阎鹤祥学会了,睡觉的时候紧紧的夹着他的腿,不让他乱动,省得自己一觉醒来又在地上。

369

后来阎鹤祥强硬的逼郭麒麟说出来为啥天天把自己踹到地上,郭麒麟差点扑上去打死阎鹤祥,被阎鹤祥死命的拦住之后终于问出了原因。

370

郭麒麟:阎鹤祥你个老犊子竟然背着我找别的小婊子。

阎鹤祥:我没有……???

郭麒麟:梦里!我说梦里!

阎鹤祥:行,你是祖宗你说的算。

今天的阎鹤祥依旧很不开心。

TBC.

限定CP:巍澜,浮沉,豆东
限定梗:如图
想看哪个……我尽量!

请几天假,生理期烦躁,下次双更

德云社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351-360)

ooc私设慎
禁上升
戳雷点不负责
为什么改这个名字呢,因为我是宽粉忠实爱好者,过几天我就改回来啦!当当网打折,要买书的赶紧去买,我今天买了10本花了不到200块钱
————————————————————————————————————————————————————————————
351

张云雷上网买了几本书,这把他肉疼的呦,谁叫当当网打折便宜呢,并且某雷立志做文艺小青年……

352

反正书是买回来了,钱也花了,肉也疼了,买回来也没见他看几回,倒是杨九郎闲的无聊的时候看几眼。

353

后来杨九郎把所有的书看完了之后让张云雷再买几本,他报销。张云雷就用了杨九郎的账号买了好多书给他看。

354

不过这回张云雷多买了几本悬疑的送给孟鹤堂,说是让他讲鬼故事的时候换着讲,别总讲那几个,怪没意思的。

355

孟鹤堂收到了书愣是没敢看,被张云雷问的时候就说看过了看过了,仔细一问内容,啥也不知道。

356

后来姆们堂堂为了不被人瞧不起,逼着周九良给他读那些书,周九良没招了,用说相声的方法给他读完了那几本书,差点累死周九良。

357

后来孟鹤堂还上瘾了,拿着手机又想买几本被周九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拦了下来“先生诶,您可让我歇歇吧”

358

眼看着自己的舅舅舅妈都在读书的郭麒麟同学按捺不住了,作着阎鹤祥让他买几本书回来,要有哲理意义的。

359

阎鹤祥没招了从书馆拿回来几本说书用的本子给郭麒麟当作睡前故事读一段,听的郭麒麟是越来越精神,也睡不着觉了。

360

忍无可忍的郭麒麟把阎鹤祥踹下了床“老王八蛋,老流氓,我让你读书,谁让你说书了!明儿台上睡着了算你的算我的!滚去客房睡!”

阎鹤祥很不开心

TBC.

改名字你们发现了吗,告诉你们个秘密,当当网现在折扣大大的!!!我买的这些原价229,打折109,四舍五入相当于不要钱!晚上更新!

德云社大事编年纪(完整自用版)

💜莫云生💜:


明芷若:



🐴




小鬼-啊飘:







整理了一份德云社的大事记录以备自用,大概是全网最全了。








有增加一些个人喜欢的角儿的信息,编年纪里的东西都尽量客观了,如果有什么大家想知道的或者遗漏错误的请评论告诉我呀~








转载请注明来源信息。








——————————————————————








1994年,闫云达拜师。








1995年,郭德纲来到北京,同张文顺、李菁合作,逐步创办北京相声大会。








1996年2月8日,郭麒麟出生。随后郭德纲与胡中惠婚姻破裂。








1999年,17岁的何云伟开始在郭处学习相声表演。








2000年,郭德纲开始与于谦合作。同年,9岁的张云雷到北京学习曲艺。








2002年,16岁的曹云金在郭处学习相声艺术。








2003年,郭德纲与王惠结婚。同年,潘云侠开蒙,随郭德纲学习相声表演。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开始在天桥乐茶园固定演出。








2004年,13岁的烧饼朱云峰进德云社学艺。同年,在海碗居炸酱面馆做服务员的孔云龙和岳云鹏入德云社学艺,随后李云杰加入学艺。








2004年10月,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








2005年6月,高峰加入。同年,潘云侠、张云雷暂离,栾云平入德云社学艺。








2005年,何云伟李菁参加“北京相声小品大赛”,凭借《我要幸福》获得相声专业组一等奖。








2005年底,赵云侠入德云社学艺。








2006年,郭德纲勒令入围第三届CCTV相声大赛决赛的曹云金刘云天退赛,曹失去夺冠后上春晚的机会。








2006年10月29日开始,德云社成立十周年,何云伟、曹云金、栾云平、孔云龙和于云霆五人一起举行拜师仪式。








2006年11月,李菁拜师师胜杰,和郭同辈。








2006年12月6日,曹云金首次开个人专场。








2006年,阎鹤祥、曹鹤阳入德云社。








2007年3月15日,央视曝光郭代言减肥药藏秘排油。








2007年6月23日,侯耀文先生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病逝,享年59岁。








2007年夏天,闫云达回归。








2007年10月,郭德纲在天津排戏时认识10岁的陶阳,两人成了忘年交。








2007年,张九龄入德云社。








2008年夏天,孟鹤堂正式入德云社。








2008年9月,徐德亮通过自己的blog发布声明,与王文林一起退出北京德云社。张文顺老先生宣布与其断绝师徒关系,收回其名字中“德”字使用权。








2009年2月16日,农历己丑年正月廿二日,凌晨5时25分,张文顺先生与世长辞,享年71岁。








2009年,郭德纲从艺二十周年系列演出,6月12日,收第二批云字科徒弟,朱云峰、岳云鹏、宁云祥、赵云侠、陶云圣,13日收首批鹤字科徒弟,曹鹤阳、刘鹤春、闫鹤祥、李鹤彪、张鹤伦、孟鹤堂等人。








2009年,杨九郎入德云社。








2010年1月18日,郭德纲生日,未央宫事件,也就是后来郭在采访中提到的,有的事其实一两年前就有预感了的事件爆发开端。








2010年8月1日,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怒打假记者周广甫。








2010年8月1日当晚,郭德纲在小剧场说单口《张双喜捉妖》的时候骂记者,原话是“有时候,这记者啊,还不如***。”后来某些媒体在引用的时候,把“有时候”这三个字抹去了。








2010年8月3日,郭德纲发布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继续保持强硬态度








2010年8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低俗庸俗媚俗”








2010年8月5日,新华社不点名批郭德纲“个别公众人物纵容他人殴打记者”








2010年8月5日,德云社曹云金回馈观众个人专场。








同日,何云伟、李菁分别在各自博客发表声明,宣布退出德云社。李菁的三个弟子张天羽、崇天明、郭天翼随师退出。








2010年8月9日,德云社小剧场全部停业自行整顿。








2010年8月10日,人民日报批郭德纲“把自己骂下了舞台”








2010年9月12日,经历停演自查的德云社重新开门。在停业期间,德云社进行改制,郭德纲表示德云社将转为企业化管理,并与全部演员重新签订周期10年的劳动合同。








曹云金拒签合同,由此之后逐渐淡出德云社。








2010年10月,李菁何云伟成立星夜相声会馆。同年,张鹤文退出德云社,加入星夜相声会馆。








2010年,王九龙入德云社。








2011年1月2日,老郭对未能摆枝的两位“云”字科弟子进行补摆枝,闫云达、李云杰正式拜师。








2011年,何云伟李菁参演春晚表演相声《独家录制》。








2011年,张云雷回归,4月8日正式登台复出。








2011年4月19日,岳云鹏首次开专场。








2011年6月,郭麒麟从学校退学,在德云四队担任相声演员。








2012年,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奋斗》。








2012年2月23日,曹云金创立北京听云轩。








2012年7月7日,收鹤字科第二批弟子,张鹤帆、李鹤东等人。








2013年,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这事儿不赖我》。同时,郭德纲于谦首登春晚,表演相声《败家子》。








2013年9月4日,张九龄、李九春、周九良、杨九郎、张九驰、高九成、王九龙、张九南拜师,成为九字科第一批弟子。








2014年,岳云鹏参演春晚蔡明小品《扰民了你》。同时,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说你什么好》。








2014年2月,赵云侠与搭档戴九安退出德云社,加盟听云轩相声大会。








2014年,郭鹤鸣未经郭允许,拜比自己年长近五十岁的“西河弦王”贾庆华先生为师,凭空增长两轮辈分。








2014年,王鹤冠韩鹤晓离开德云社前往四川发展,并自称天蜀乐相声大会是德云社分社。








2015年,岳云鹏孙越参演春晚表演相声《我忍不了》。








2015年1月5日下午3时5分,郭汾阳出生。








2015年9月13日,因故未举行摆知仪式的张云雷、李云天、张云藩、靳鹤岚、朱鹤松、刘鹤龙,以谢师仪式的形式,正式成为郭弟子。同日收九字科第二批弟子,董九涵、董九力等人。








2016年6月,啜鹤雄私自创业开公司,离开相声行业。








2016年7月17日,赵云侠在微博发长文求师傅原谅,重回师门。








2016年8月30日,在第七届“纲丝节”上,郭德纲公布了《德云社家谱》,宣布清理门户,将何云伟、曹云金、郭鹤鸣、啜鹤雄、王鹤冠清门除名,另将赵云侠、韩鹤晓、孙九芳摘字查看。而于云田、李鹤浦、栾鹤华、张鹤栾等四人虽未摆知,但也被写入家谱。








2016年9月4日,曹云金发博回应,9月5日发布六千字长微博,正面细述自己和郭德纲的种种过往,《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








2016年9月7日,韩鹤晓发微博长文认错。








2016年9月25日凌晨,郭德纲同样发布六千字长微博《天涯犹在,不诉薄凉。》回应曹云金。








当日下午15点,曹云金再次在微博上发布文章《我的涵养已在愤怒之前用完了》回应。








2018年4月23日,郭德纲大弟子闫云达宣布退出德云社。








---------------------------------------------------








从整理的这些信息中来看,德云社这些年表面上离开的人,除开有回来暂留查看的,一共应该是14个。








这么大的一个单位,如此小的人员流动,的确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有的如果不这么撕破脸,和和气气的分手,诸位看官可能还少了几分乐趣。自从入了德云社的坑,任何女团的低级撕哔都无法引起德云社女孩的兴趣了。








另外11年小辫儿的回归,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少爷退学,模糊中也都有了解释。








小辫儿走应该是比较和平的,潘云侠可能生了些波折,老郭心里不开心了,年底赵彦飞一来就直接给了云侠两个字。








其实真要算德云社应该是04年起才开始走上的正轨,到05年如日中天,也就是桃儿说的北京其他说相声的开会研究怎么取缔郭德纲的时候。








07年第一个波折是藏秘排油事件,08年让张文顺老先生怒而收回德字的事儿算是第二个较大的波折,建议大家去看看这之后的特别节目《非常6+2》,个人认为那是德云社在相声艺术上最璀璨的阶段。








10年黑8月第三个波折,连小伟都退出的时候,谁能想到德云社还能挺过来呢?








至于金子,因为个人原因,对他的事情做不到不带个人色彩的描述,但又想聊聊。








提一下记者采访小岳岳14年在春晚和金子碰面的问题,这时候小岳还是叫的师兄;问金子对小岳红了的看法时,金子的回答也是两人表演风格不同;赵云侠离开又回来,理由里也写了当时觉得听云轩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到底是自己的买卖,哪边都一样;小伟离开德云社的时候是曾经说了很多重话,但金子在16年以前的采访里可一直都是说的只是对管理层给的新合约不满意,德云社需要我我就能回去(如果是我孤陋寡闻看的采访少了,欢迎大家告知,但注意是16年家谱事件之前)。








09年,桃儿谈郭小宝时说在他之前只有四个人,以后哪怕再来一万人也得叫他师哥。








这时候小伟已经离开,辫儿倒仓还没回来,指的应该是闫云达、曹云金、栾云平、孔云龙。而堂主在11年和15年的微博里曾都叫于云霆五哥,这时候排在他前面的人已经变成了闫云达、张云雷、栾云平、孔云龙。








流水的郭门,铁打的五哥。








B站有的于思洋站桌子上唱我是一个兵、太平歌词的视频,萌得人心肝颤,谁能想到是在德云社最停过大危机,停业复起之后的首秀呢。








还有一个细节是孔云龙和岳云鹏都是老郭04年在海碗居炸酱面馆淘换回德云社的,但孔队在06年就正式拜师,有了云字。而岳云鹏自2005年第一次登台效果欠佳后,师傅就勒令他暂不登台。








小岳岳曾在节目里说过,那时候自己是真的没天分,觉得说不了相声有了回老家的念头,是老郭又慢慢劝回来的。直到09年桃儿收第二批云字科,小岳岳才正式有了云字。








后来孔队接连车祸、烟花、摔楼梯、撞公交车等等事故,口齿身体都受了影响。世事无常,能把说相声这个全世界最安全的职业干成这样也是三哥的本事(自动狗头)。








还有宁云祥宁少爷,微博改名后的少爷已经离开这片江湖了,我没有去深追,只记得最后一次看见他时微博签名是“那些曾经都在心里”。








像他自己说的,其实从来就没想过会干这行,为了姥爷和母亲说相声的腼腆少年离开了舞台,德云四公子缺了一角,新的时代却又已经开启……








————————————————
又发现了些有意思的,补在这后面。
2010年2月2日,德云社己丑年封箱,金子没出现,小伟李菁出现了。这大概就是他俩没跟着在1月18日闹未央宫的原因了。不过庚寅年元宵节2月28日办的开箱,金子又回来了,说了两段,小伟李菁又没出现了。
还有他们退出的日子,刚好在金子开德云社个人专场的时候。李菁和小伟裂穴后,和金子还能一起上节目,拍电影。了解的越多,对小伟的好感越少,真是自我折磨。








——————————————————








再补一个,鹤字科首徒,之前我一直以为是曹鹤阳或者阎鹤祥,今天突然发现不是,是杜鹤来。








要说此人也是一个奇人,之前在饭馆配菜,后来由师娘引荐入的门,据老郭讲是一个朴实能干,一天到晚自己找活儿干的孩子,身体还不太好。虽说是鹤字科首徒,却这么快十年了一直还在青年队,青年队里的老大哥,极其没有存在感。





德云社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341-350)

禁上升
禁二传二改
雷同算你抄我的
ooc私设慎
戳雷点不负责
不喜欢不行骂我
你骂我我就骂回去
————————————————————————————————————————————————————————————
341

张云雷从药店买来一大罐子医用凡士林,听他老妈说,用来做唇膜很不错。

342

傻fufu的小张老师用手去挖凡士林,弄的手上油乎乎的,黏黏糊糊洗不下去,试过了肥皂,洗手液,洗面奶……

343

后来杨九郎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给他洗了下去,并且扔掉了凡士林,原因是张云雷使坏,用黏黏糊糊的手摸杨九郎的脸……真坏啊…

344

孟鹤堂坐在家里和周九良一起看相声有新人,边说边念叨“你说这身粉大褂是不是挺显白的?”周九良很无奈的说“先生一直都很白”

345

好不容易不纠结大褂的事了,又开始纠结公式,“你说他这公式,将来能不能给安迪辅导功课”周九良笑了,还给安迪辅导功课,连小学乘法都算不明白。

346

看了一晚上孟鹤堂同学嘀咕了两个晚上,周九良发誓再也不带他看相声有新人了。

347

张九龄小时候也是个街头小泼皮,每天蹲在路灯底下抽个烟调戏一下来往的小姑娘小伙子,偶尔扶个老太太过马路。

348

进了德云社收敛了不少,也不再那样了,毕竟天天和王九龙腻歪在一起,挺不容易的有个真爱?

349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曾经和张九龄好过的女人领了个小孩儿来找张九龄了,说白了就是看张九龄火了想讹钱,张九龄同志比较机灵,看着那女人有点惊讶“美女你不知道我爱好男吗,看见女的我都硬不起来啊…”

350

那女的后来羞愧的走了,王九龙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嘲讽着“呵,孩子?长的那么白哪里像张九龄了”

TBC.